[時事]其實...這件事跟廢不廢死刑沒有關係

一個都不能死 王清峰賭上烏紗帽
新聞內容節錄:

王清峰昨夜發出名為「理性與寬容─暫停執行死刑」的公開信,強調從憲法及人權角度,廢除死刑正是為確保生命權,「人死不能復生,確保生命權不應只是未來的事,必須是現在進行式。」她今天為捍衛理念,更直言寧可下台,也絕不批准任何一件死刑執行。


今天一個堂堂法務部長,可以因為自己個人理念就不執行職務,不盡自己義務。那小老百姓我是不是可以因為覺得健保運作方式跟我的理念不符,所以就暫時停止繳交健保費。
我是不是可以因為政府預算使用方式不合我意,我就可以自行決定不繳稅金??
既然我不行,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為何你法務部長就可以不執行你法務部長應盡的職務。
簽署執行已定讞的判決,跟你要不要推動廢除死刑是兩碼子事。
不對~這樣說不對!不簽署...照目前看來是在推動不廢除死刑!

其實,只要經過規畫,在某些前提之下我是可以接受廢除死刑的!
但是我不能接受經由法院判決的懲處,可以被個人的信念拖延而不執行。
那是不是改天換一個內政部長,他覺得人民自衛的權利不可剝奪,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應該廢除,所以警察就算發現有人擁槍自重也不可以逮補....
是不是那天換個認為民俗療法的效益不容忽識的衛生部長,所有的”民俗醫生”就可以公開行醫。
那我們要法規幹嘛,要法院幹嘛~直接問所屬部會首長就好啦!他說辦就辦、說罰就罰、說關就關!
執法是一回事,修改法律又是另外一回事。法律未修改就不執行,當守法的絕對多數人民為何物!

有本事~把廢死刑的議題排入立法院,法案已經在排隊了,你說此時不適宜執行槍決,身為人民的我還可以說你是權宜之計暫緩執行。問題是現在朝野一點共識都沒有(或是說共識根本是死刑不可廢),妳就可以大剌剌的公開發言說妳絕對不會批准執行死刑?
要妳也嘴巴閉起來低調一點,私底下在檯面下推動整個廢死刑的所有法規跟配套措施,盡快在大家發現不對之前把一切準備好。像現在這樣大聲公開宣揚自己和法律相左的理念...並公然拒絕執行。
蘇格拉底可是選擇飲下毒堇汁的,而妳仍眷戀在法務部長這個位置上.....我只覺得是在拿國家公器累積個人聲望(或是尋求自我滿足)

口口聲聲說既使執行死刑,受害者家屬的創傷依然無法平復。問題是現在對受害者家屬來說,是關切到他們至親的案件"懸而未決",難道這樣就可以平復最無辜的受害者家屬?
事實上,這種吊在半空讓案件懸而不決的狀況只是在鞭苔受害者家屬的心靈。
法務部長....你要對這群守法的民眾執行心靈上的鞭刑到幾時!
好個菩薩心腸。

我也不贊同絕對的以暴制暴,但是我絕對反對以暴制仁....這是那門子的天理!
法務部長,你到底要等到幾時才要對受害者家屬說:一切結束了!

PS:睡前發的文章會比較接近夢話...,加上看回應中的那位jack很明顯不想放過我....補充一下:
廢不廢死刑的權力不在法務部,而在立法院!
要推動廢死刑,請到立法院、請到民間團體,在法務部領的是國家的薪水,不是人權團體的。
就算國家政策決定要步向無死刑,那也是你法務部長的上司/上上司才有宣示的資格,輪不到區區一個法務部長當"最高位階的發言人"。

"刑法存在的目的是嚇阻侵權行為發生, 而不是用懲罰侵權者來安慰被害者",我很同意。不過那是另外的問題了,我只感覺到:
「人家在喝湯,你在喊燒」已經夠討人厭的。
我國法務部長的言行是「喝湯的人在喊燒,你在旁邊說不燒」,然後領的還是喝湯的人的錢。

本篇發表於 時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時事]其實...這件事跟廢不廢死刑沒有關係 有 3 則回應

  1. Jack 說道:

    ..."拿國家公器累積個人聲望", 在這一任政府, 與這一任內閣中, 這樣的狀況並不少見.

    我個人除了完全不贊成死刑之外, 完全贊同你的看法,
    (...但我自己覺得弔詭的是, 我完全"不贊成"於軍刑法中廢除死刑)

    ...我們高一的時候是不是就這個題目打過辯論賽?

  2. Jack 說道:

    你的意思是不是比較貼近 "執行" (非執刑)與否無關是否執行死刑 ?

  3. Jack 說道:

    補充一下(提問性的), 以刑事訴訟法(461)條來看, 法務部長並非執行單位(執行單位為執行檢察官), 而是核准單位, 而刑事訴訟法裡面看不到法務部長"必需"要核准的規定, 相反的, 執行檢察官才有執行的義務.

    所以, 我猜想,法務部長的算盤是, 除非倒閣, 不然你能拿我怎麼樣?
    不過, 如果又可跟以跟選舉扯上關係, 那行政院長可能會想要叫部長辭職吧(行政院長似乎還是以黨秘書長的思維在當行政院長啊)
    再進一步講, 在以我們國家這個怪怪的雙首長制而言, 閣員非自願性的去職,恐怕還是總統說了算, 而顯然部長目前並無去職的打算, 而現任總統從過去擔任法務部長任內至今的一貫性態度就是廢除死刑.

    所以或許最適合出來說話的是司法院及下屬(法院), 而確實也有法官出來講話了, 可最多也只能說是法務部不尊重司法院.再進一步也只能申請大法官釋憲了, 以確實釐清法務部長有無"不令准"死刑執行的職權, 以免大家各說各話

    再延伸一點, 我以為, 檢察總長反而是最不適合表達是否廢除死刑以及何謂"應以法執行"的人, 因為就檢察總長職權而言, 似乎其並無置啄餘地, 因為檢察系統的責任是執行死刑, 不是核准死刑的執行, 且不論檢察總長個人對死刑存廢意願如何, 起訴求刑是各級檢察官的職權, 判決量刑是法院的工作, 均與檢察總長無涉, 並無其可自由揮灑的的空間. 不像法務部長實際上是有可運作的空間的.

    回到最需要關注的問題, 苦主.
    只能說, 我個人不贊成死刑的緣故有兩個,
    1. 絕非什麼重新做人改過向善及生命權...這些東西, 純粹只是為了降低誤判的損害.(哪一天當我真心相信不會有誤判的可能時, 我是絕對贊成死刑的), 出於同樣的原因, 我不贊成軍刑法廢除死刑.
    2. 我認為刑法存在的目的是嚇阻侵權行為發生, 而不是用懲罰侵權者來安慰被害者(或未亡人)....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 無意推廣.

    但要我去跟未亡人說: 執行死刑也不能安慰你的心靈 !!
    ....e04, 我可沒有那個勇氣,

    我想, 這種傲慢的話, 我說不出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